徐坦:松了

返回 返回

时至今日,徐坦还是保持着他“漫游者”的生活方式。他敏感于社会文化的变化,不停地追问艺术的边界何在。在整个九十年代,徐坦的工作方式更像一个思想者而非仅仅视觉层面上的艺术家,他的一些作品在当时无法定义,而在今天更显其存在的意义。他最近的艺术实践致力于在新的历史情境内重新寻找中国社会/生活的价值何在。

《松了》是徐坦近15年艺术实践以来在中国的第一个个展。他的五件录影作品将会以一种“松驰”的方式在维他命空间展示,在这个展览空间内,身体的松驰感和思想上的紧张感将构成两极体验,由此,徐坦的作品将成为创造和唤醒我们生存经验的平台。

概念:胡昉
展览由Vitamin Creative Space策划
开幕:6:30PM 17/11/2005
时间:18/11/2005-18/3/2006
地点:Vitamin Creative Space

展览作品目录:
中国家庭制造,光盘,北京-上海-广州-深圳,1998
新策展人和龙虾当代艺术中心,录像,上海,2003
郑道兴音乐厅,录像装置和网络计划,阳江-上海-广州,2002-04
空气不错,录像装置,上海-柏林,2005
新天地,录像装置,上海,2005

 

 

研究资料

为什么“松了”
MSN:徐坦(xutanxt)和胡昉(fun)

徐坦偏爱MSN的聊天方式,这是一种松散的、即兴的书写方式,随时能截取思考的片断,但又不必正襟危坐。在我们准备展览的过程中,MSN成了面谈之外最好的交流工具,它成为我们彼此流动生活中的共同交流平台。在展览准备过程中,我经常意识到在MSN聊天中的遗憾:你总以为能抓住对方思想的尾巴,而它总是从你的手心里溜走。尽管如此,作为对倏忽即逝的意识的快速反映,我还是希望以下文字能成为通向艺术家作品的几条小径。以下MSN聊天选自其中,谈论的是关于此次展览的概念。全部的内容详见此次展览的出版物《徐坦:松了》(胡昉)2005年10月28日。

fun 说:
展览想叫“松了”

fun说:
这种“松”和日常生活中的不确定性经验有关,即表面上明显的政治冲突和倾向性消失了,更加转向和日常消费生活有关的经验

fun说:
“松”本身也和这次展览空间的松驰感有关,那天我们讨论展览空间时曾经谈到“松驰的政治空间”这个概念,在这次的展览空间里,我们希望身体的松驰感和思想上的紧张感构成人们生活的两极

xutanxt说:
对,在所谓的革命后的社会和时代,政治关系显现的方式变了

fun说:
实际上,是不是可以说整个社会空间都在重组

xutanxt说:

fun说:
更多的是不可见的关系,所谓Invisible Relationship

xutanxt说:
更为个人化,或者说更为细腻,以至个人可以悉心体验这种“政治力学”在自己身体上的体现

xutanxt说:
就像我们早些时候所说的,关于身体,现在当你仔细地体验,气在身体中的流动时,你同时开始感觉,权力的磁力线通过你的身体

fun说:
这个描绘就像黑客帝国的慢镜头一样,是不是每个人的体验成为至上的东西,成为人生活的基准

xutanxt说:
你不断的被界定,你在权力磁场中的位置,你又不断打破这种磁场,在政治或权力的场中,你通过个人政治关系和这个场联系着

xutanxt说:
公共空间和个人空间的关系大概如此

xutanxt说:
我同意你的说法,看不见的关系,犹如磁场,也是看不见的,但是即使你一人独处的时候,磁力线依然存在

fun说:
可不可以说,以前好像外在的,由他人决定的意识形态转移到身体内部?

xutanxt说:
对,在革命时期,个人和身体是没有独立价值的,仅仅是工具,是达到神圣目标的工具

xutanxt说:
而今天最大的不同,这种场和关系有了重组的机会

xutanxt说:
在短短的时间中,我们意识到身体不再是“革命的本钱”,而是,我们“到了海南岛才意识到身体不好”,这是中国在20年里完成的最伟大的转折

xutanxt说:
即使在今天的世界上,还普遍存在着巨大的困惑,在许多地方身体依然据说是属于某种神圣目的的,但是我们这里跟着来的是:大部分的,在世界上流通的价值系统,在我们身体上失效

fun说:
身体的价值在另一种语境下被生产出来,事物的价值是在不断重组中被生产出来的,而这种表面上“增值”的过程也许恰恰在贬低人的价值

xutanxt说:
所以我们所感觉的是异乎寻常的“松”,

fun说: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看到社会空间的变化:例如人民广场变成购物广场,购物广场可能在以后会变成新人民广场

fun说:
中国对一切的界定是既松又紧的,那么,与这种社会理解相应的,展览空间也成为既松又紧的空间,成为一个界限模糊的空间

xutanxt说:
在这个展示的空间里,剔去了很多日常生活中的遮蔽,让“磁力线”比较清晰的显现出来

fun说:
是否每个人都携带着他的个人政治空间和你的空间相遇?

xutanxt说:
就像你说的,如果他们有兴趣坐下来,“松”下来,把一些东西看完,我们交互的机会就大些

fun说:
我感兴趣的,是这个展览空间最终还是无法定义它的性质,就像中国哲学不刨根问底,空间的性质也许不必被追问,我觉得就像你上次说的:看到的人就看到了,看不出来的人也就看不出来

xutanxt说:
作品与现实生存是“同构”关系,对于所谓的现实生存来说,作品在结构上与它相似

fun说:
我觉得在这个展览中,在我们的讨论中,都在致力于寻找可供分享的经验、知识和感受

xutanxt说:
艺术作品对于所谓的现实生存来说,在结构上相似,仅仅相似而已

fun说:
由此作品成为创造和唤醒这些生存经验的平台

xutanxt说:
对,生存经验的平台

fun说:
是否从这个意义上,艺术家的创作过程,我们的交流过程本身就是个人政治的实践,即它不仅仅是个人的,也是有关人类的

xutanxt说:
同构而产生共振

fun说:
由此,个人政治的空间是大象无形的,是随时开放的

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