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心亭:田中功起,暂定框架,弱结构和特定的沉默 —关于陶工的研究和其他项目

返回 返回

Koki Tanaka Pavilion (7)

 

因为田中功起(Koki Tanaka)的“一念”,我们在初冬踏上寻访陶人的旅程。这并不是田野考察,也不是对陶艺的专业研究,而更多是以陶为媒介,透过机缘巧合和朋友们的帮助,去寻找“一期一会”,去到现实中测试田中功起的“一念”。

促成田中功起“一念”的因素很多,包括:柳宗悦、滨田庄司、民艺运动的悖论、他的家乡枥木和在故乡的民艺馆、陶瓷、地震中陶瓷破碎的经验、手作与日常经验、手与心、自我与忘我,当代艺术和生存技艺的实践的关系等等。

一路上,和来自不同背景,不同状态的从事陶艺工作的人相遇,带出了更多的问题,从而也使得田中功起不断地思考与之相关的可能性,其中之一是:陶艺能否成为重返“无名”的集体行为的媒介?
在田中功起关于集体行为的系列尝试(attempt)中,我们所看到的往往是在现实中的某个“时刻”,一些人因为艺术家的提议相聚,在一起尝试一些基于日常又超出他们日常经验的事情:(九个理发师一起为一个人)理发,(五个钢琴演奏者一起)弹(一架)钢琴,(五个诗人一起)写(一首)诗,在这个过程中,行为者已经不再执着于自己,而走向一个相互给予能量,相互印证的过程,这样的“时刻”是否将产生柳宗悦所期待的“救赎“的意义?

 

 

 

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