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心亭:通往等待“极度至爱之雕塑”的房间

返回 返回

Olafur Pavilion (2)

光谱(通往等待“极度至爱之雕塑”的房间)
——致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胡昉

一扇通往日落的窄门,一扇可以成为日落的门,如果我们愿意,我们都可以成为在落日余晖中采摘种子的人,而光线,正如你所见般澄澈。

我们是多么希望那一刻永驻,在疲惫焦虑的旅程中,有什么能比饥渴中的一杯水,一碗饭,困顿中的一张床、一个散发着阳光芳香的枕头更慷慨的呢?在平静的台灯下,她从橱柜中拿出干净的床单,若有所思地调整着枕头的位置,好让躺在上面的人更舒适一些,她如此专注如此优雅地铺床,仿佛正进行着一种日常的舞蹈,台灯映照出她晃动的侧影,仿佛这儿就是世界的中心,而笼罩在屋内的静谧,有一种让人愿意让这一刻永驻的冲动。

如果我是你的蓝色,那么,我将期待着你的光线,期待的不是你的光线去穿透单一的颜色,而是笼罩、覆盖、包容,将我和其他颜色融为一体,形成新的光谱;如果我是你的蓝色,那么,生活在每一天都是幸运的,我愿意等待,愿被暂停,就像时光愿意被驻留,情感愿意被改变,而旅途中,陌生人提供的那碗温暖的汤将持续温润着我们往后的岁月。

 

 

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