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影院开幕

返回 返回

2010 Cinema poster

他们走出影院,黯然神伤。这不是他们梦想中的影片。这不是每个人心中那部不可穷尽的、完美的整体电影。
——引自:乔治•佩雷克(Georges Perec):《物》

从2010年5月至2011年5月
长达一年的时间
维他命空间将成为“2010影院”

2010影院
应因艺术家的影像创作
成为一个复合的影院:
三种不同特性的“影院空间”同时展开:
黑盒子(Black Box)
影像装置(Film Installation)
客厅(Living Room)
还有一个徜徉其间的影像资料花园 (Garden of Film Archive)

看与被看
不再是单向的
而是共同发现
一个持续生长的影像空间

开幕:2010年5月22日(周六)下午3点半
讨论:下午4点半至5点半,徐坦+周滔+胡昉

在线影院及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012410.ichengyun.net/cn/?film_category=cinema
本项目LED屏幕及技术由深圳德铭光科技有限公司独家支持

 

 

影院开幕:2010年5月8日

影院开放时间:2010年5月8日至2011年4月30日

地点: 广州维他命艺术空间

 

2010年5月至7月影院节目单

黑盒子(Black Box)
曹斐,人民城寨的生活,2009

影像装置(Film Installation)
杨俊,关于记忆与遗忘的一则短篇,2009

客厅(Living Room)
胡向前,太阳, 2008
陆春生,带着核能的正方形将要去美国,2007
周滔,1234,2007
徐坦,言说与Yi Shi,2009

研究资料

关于“2010影院”

 

 

“2010影院”的空间不是预先设定的,它成形于艺术家们的影像实践,由此,它不仅是为播映艺术家影像建构的空间,本身也是由艺术家影像创作所积极“生产”出来的空间,离开这些艺术家们的创作,它将不再存在,同时,它也将进一步激发艺术家的影像实践以及由这些实践所带来的积极的“空间生产”。

 

[研究背景]

 

2010影院诞生于这样一种活跃的创作事实当中:在亚洲情境中,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像曹斐,陈界仁,黄汉民(Ming Wong), 杨俊(JunYang),杨福东等),从开放的语境中介入电影创作,带来有别于电影工业的影像概念和制作过程,从而也使得艺术创作有可能挣脱熟悉的展览空间和制作体制,敞开一个新的场域;而许多电影导演(如ApichatpongWeerasethakul,蔡明亮等)所尝试的跨界实践,也以各种方式,介入到当代艺术的表现问题上;这使得当代影像创作和电影之间的“潜在”影响日益成为观察当代艺术创作不可或缺的一个面向(dimenstion)。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这种影像实践往往不是作为一种影像美学类型的生产,而是以影像作为思考根据的当代艺术创作活动。它瓦解的是电影“历史”的特权,往往或是跟艺术家对(国家和个人)历史记忆的搜寻和重构有关,或是和追问这世界如果通过影像变得“可被思考”,从而让影像自身脱离电影脉络,进入到自身旅程的延展之中。通过其新的影像思维,通过影像所带给给观众的一种新的“影像处境”,通过影像所敞开的新的场域,我们去寻找如德勒兹所说的“流变”的可能性。

 

[“2010影院”空间结构]

 

“2010影院”的空间是由“三个影院”(为影像装置所设的“影像装置”影院、为单频电影所设的“黑盒子”影院和为录像艺术节目所设的“客厅”影院),加上为文献和研究材料所设的“花园”组成,由此展开了一个开放的、复合的“电影空间”,它通过对传统电影空间的反思,来探索一种新的传播、研究和发行艺术家电影的可能性,它试图打破电影工业与艺术展览体制之间的界限,来讨论一个如何与这些影像实践对话的空间/机构形态,以及相应的空间/机构形态将如何推进这些影像实践。

 

由于空间本身也是由艺术家影像创作所积极“生产”出来,因此,这个复合的“电影空间”本身并不外在于这些影像,而作为感知的有机部分同时作用于观影者,带来整体的交流,同时也带入观看的自由,人们可自由穿行于三个影院空间和花园之间,和不同形态的影像相遇,在这儿,这些影像邀请人们思考和感受,从而将生成新的时间体验。看与被看,不再是单向的,而是共同发现,共同参与一个持续生长的影像空间。

 

[2010年5月至7月影院节目单]
黑盒子(Black Box

曹斐,人民城寨的生活,2009
China Tracy是艺术家曹斐在“第二人生”的Avatar,她承载着艺术家的好奇心,体验了“第二人生”中的“日常生活”:旅行、交友、逛街、购物、性爱……这些生活经历很有可能随风飘散,就像很多人在“第一人生”中的经历一样,所幸的是,China Tracy边走边拍,催生了一系列第二人生的电影,通常把它叫作mechinima,但这个技术术语,几乎不能说明任何实质性的问题,而实质性的问题可能在于:自我与世界的即时镜像系统、和因镜像系统而造成的无限折射、不断被激化、延宕、转化的时间和空间。在电影《活在人民城寨 (Live in RMB City)》(2009)中,China Tracy携带她的孩子China Sun同游人民城寨,而人民城寨,是她从2007年之后,在第二人生上所建造的人生:一座以人民币命名却走到货币背面的城市:这座城市只和文化记忆和创造有关,在这座城市里,居民们将不受高价楼盘之苦,没有被拆迁的噩梦,却有梦想和创作的自由。在China Tracy和她孩子的这场旅行中,他们一起走过了RMB City的城市隧道、美术馆、市政厅、城中村、风水屋、假山、海滩,他们碰到了市长、四大美女、作家、火星叔叔、音乐家、风水大师等,逐渐展开对“第二人生”生命和生活意义的追问。

 

值得注意的是:RMB City作为一个想象中的城市,在一个虚拟实境中被“现实”地建造出来,因其所创造的新的现实,而颠覆了镜像世界的被动性。RMB City的特异之处就是找寻到了“第一人生”和“第二人生”相互交叉、相互越界的部分,它不属于传统的、强调单向娱乐的、纯视觉的、技术性的网上项目,而是通过一个城市的建造和城市生活的逐步植入来逐渐改变人们的认知,穿透人们心灵内部。由此,它将城市的定义转变成一个有可能是一个不断上演戏剧的剧场,一部不断书写中的长篇小说,一部剧本不断在改变中的影像连续剧。从RMB City的构想诞生那一刻起,一条生活流(Lifestrem)就已经悄悄潜伏,流向未来。
影像装置(Film Installation
杨俊,关于记忆与遗忘的一则短篇,2009

 

杨俊为2010影院空间所作的装置来自于他的“巴黎症”项目,这个项目讨论当梦想,拟像,图像,愿望与现实世界相遇时,而产生的文化冲击。瓷砖作为建筑物的表皮在中国的南方非常普遍,它将通常用于浴卫等内部空间装饰的材料直接暴露在外,具有经济和视觉的双重功能。对于杨俊,恰恰是这种有趣的材料转换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从而创造出日常生存经验和概念思考之间的模糊区域,进而,表皮可以成为内容,现实和梦想之间也达到了某种程度的趋近。通过由瓷砖、墙纸和室内植物,杨俊为在公共空间的人群提供了一种生活空间的基本构造(Infrastructure),从而邀请大家在一个可能性的生活空间中体验和都市空间密切相关的影像。

 

《关于记忆与遗忘的一则短篇》是摄制于台北的一个16mm的短片,这部短片完全在都市的黑夜中摄制完成,折射在侯孝贤、杨德昌、蔡明亮等导演镜头之下的亚洲都市“夜晚美学”。它反映在台北的夜色中,年轻的主人公穿行于不同的空间,并在不同高度的屋顶上俯看城市的夜景,他的行走路线暗示了台北的都市空间演变和政局分布;同时,主人公的旁白揭示了他对“记忆移植”的思考和困惑:对于一个人,一个城市,一个被改写过的国家历史,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想象的,两者又是如何融合和消失。

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