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心亭:李杰,M之屋

返回 返回

House M (1) House M (6)M之屋

2012年9月-11月

观心亭

 

因为短暂的停留,我来到M 之屋。

旅行,或行走,与其说是为了某个目的地,还不如说,是为了某种彷徨,为了某种模模糊糊的寻找,例如,对今夜的风和记忆中你的笑容的追寻。

我来到这座巨大而拥塞的城市,却寄居在一座空旷的、放有一本《妙心疏》的房间,随手翻阅,跃出那么一行字:

此识了知
为生于见
为生于相
为生虚空
为无所因
突然而出

始终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无法坠入那种生活,却有另外一种思念。M 之屋(House M)的出现似乎是“彷徨的结果”,是感情和空气微妙共振的反应,是艺术家李杰试图去理解“我和世界”关系的某种空间存在。

“这儿有情歌可听。”他未免突兀地强调。

在我的数字记忆盒中,总有一两首情歌,莫名其妙地唤起隐约的感情,陪伴着我们的旅程,而我几乎将它们忘却了。

由此, 我被邀请进入的,并不仅仅是留下李杰创作痕迹的房间,而是渗透着“不可言状的情感”的世界,情感的痕迹得以驻留和循环往复地在这个空间里流动,在嘈杂的现实中微妙地切换出宁静的区域。就像这儿没有多余的奇景,我在这儿并不是为了增加,而是减少情感重量,从而安静地面对自己的存在。

只要静下来,就足够体验一个关于“这儿”的时间,和时间等长的时间,长到可以看到植物的生长,听到自己的心跳。人们可能未必愿意接受这样一种必然的孤独,但正是成千上万种孤独使得M之屋成为这样一种可以分享的独特存在。

晚上无法入睡的时候,总是可以发现这个世界更多的秘密:对面的灯火,电器的微弱呻吟,月光洒在地板上的光影,突然想起家人鼾睡时的鼻息声 ─ 我明白那是M 之屋所唤起的生命中柔软的东西,就像母性之手在抚平心灵的皱纹,在轻轻耳语:“让我们永远年轻,不要忧愁。”

在清晨的光线中,我平静地举起水杯,准备无论如何,都会接受这不可知的一天。
( 胡 昉)

House M (2) House M (4) House M (5) House M (3)

如果您有归家的感觉,请扫扫地。
入夜之后,花一些时间眺望窗外。看看人家在自己家里都做些
什么,正如某人可能在看着您一样。

每天养活自己。
公寓里没有钟。所以您一定要确保带来自己的电脑,手机或
手表。当然,这是可选的。

带上一支笔或铅笔,还有一些纸张或笔记本。
还有您最喜欢的拖鞋和书。
晚上不要忘了锁门,白天也是。一旦锁上门就您自己了。
不要醉酒。
─ 李 杰

 

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