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功起:按日计

返回 返回

01

开幕:2009年11月5日(周四)下午4点
地点:维他命空间
展期:2009年11月5日至2010年2月5日

胡昉:“按日计”尝试去探索那些可能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的、决定着每一天并且有可能激活其他任何一切的事物……

田中功起:这就像某种不安的生活状态:当人们没有足够的银行存款时,他们不得不总是寻找临时的工作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我们想更新鲜地生活, 那可能应当更接近“按日计”的状态——如果我们可以这样做,最终我们或许会发现新的事物,那些时不时浮现在我们生活中的基本之物,那些大部分时间里被我们忽视了的事物。

开幕期间将有田中功起与胡昉的公共对话:
穿过……去哪?为何?
地址:广州赤岗西路横一街29号301室(510300) Tel 0086-20-84296760

展场平面图

相关出版物:《田中功起:按日计…》

 

 

 

 

 

研究资料

是的,你知道,我们的生活是复杂的/田中功起 /2006

 

我想说生活的现实是由那些抽象的事物和瞬间构成的。让我们想想。今早你吃了什么?我吃了一个花生牛油三明治,橡胶,还有一杯咖啡。当然,我记得这些东西,但其实他们不再是真实的了。那是我关于早餐的记忆。我只是在此时重构了过去。即便你是正在吃东西,你也不能捕捉住关于你所食之物的所有事实。如果你能品尝到什么,也只是从你的口舌尝到这味道,但食物有许多各种不同的方面。让我们打个比方,花生牛油可以是绘画的材料,香蕉可以成为让人们摔倒的陷阱,而咖啡可以用来种植美丽的花朵。即便我们吃着和昨天一样老套的早餐,我们还是可以发现另外一种方式来看待我们的日常生活。在一个极其平常的时刻,我们可以同时看见一些新东西。有那么多抽象的事物和时刻等待我们去突破,找到新的视角

 

如果我们面对生活的现实,我想就可以让我们对于世界的理解更深刻。我一直试图在自己的生命中寻找到那一刻。

02

 

我们总是要面对“选择”的问题/田中功起, 2008

 

今天中午你想吃点什么?嗯, 我想来点印度菜,中国菜好像也不错,让我想想……这附近新开了一家印度餐馆应该不错,很多人最近都说起那。

 

最后,我决定去街角右转的花店旁边的一间日本餐厅,主要是想来点加州“寿司”。路过那的时候我实在太想吃点这玩意儿了。我喜欢加州“寿司”,尽管它是某种美国人的发明的假寿司,因为我从小学开始就讨厌生鱼片。那时,我和我的朋友们去池塘捉鱼,那些捉到手里的小鱼真是太难闻了。我只记得这成为我对生鱼片不感冒的故事之一,也许还有其他的什么理由,但我也说不清楚——这完全会是另一个故事。

 

今天你想去什么地方游泳?多瑙河?或许室内的游泳池也不错。我觉得在室外游泳不太好,在室内游泳可能好一点。不知为何最后去了电影院,在那,我看了新的《夺宝奇兵》,尽管哈里森看上去有点太老了,但是电影还行。斯皮尔伯格在组合这么多动作场景的方面实在是很棒,直到结尾电影都很流畅。多有趣的电影,我很高兴。

 

好吧,我时常会忘记那些在我脑海里的问题,而一些与原来的问题无关的,甚至是些以前我连想都没想过的问题会突然出现在我脑袋里。可是,我总觉得这是个可以做些新玩意的好兆头。

 

我想这不仅仅是关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同样也与我们的艺术实践,项目,展览,还有任何我们在做的事情有关。我们被授予那么多的可能性,但为了不知何故要实现的那些“目标”,我们必须从中选择。而且,我们被一种信念所套牢:这只有一个目标,其他你所实现的目标都是绝对错误的。等一下……真的只有一个目的可言么? 不,即便在我们设想做出选择之前,这里也有非常多可能的目的。当我们得出某种结论,我们就倾向于相信只有一种选择是我们可以做的,甚至连一秒都不去设想我们拥有的那些可能性——其实,我们确实拥有!我们总是能有另一种选择,并且我们可以一次再一次的经历这个过程,尽管我们可能已经在这之前选择了什么。

 

所以,今天中午你想吃点什么?

 

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