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斐:霾

返回 返回

_MG_8087_1点击图片观看现场视频

 

⋯⋯去把它变成沼泽,再把它搅动,就连那个父亲或是儿子或是什么圣灵都无法将它清理干净。把它浇筑进那片鬼城。在那儿种上白杨,向天空喷射酸,把针藏在土中。让灵魂像大自然一样,悲剧,经历沧桑却不会衰败。让我们把六翼天使贿赂给午夜的打工仔。就像果子告诉植物学家:好吧,给我一个丑态⋯⋯

-摘自布罗茨基长诗《悲剧肖像》,1991

 

 

当所有大都市都成为了“魔都”,它同时具备着魔鬼的恐怖与魔幻的奇异,在这部影片里,探讨的不是“魔”的正与邪,恐与惧,善与恶,英雄主义,或者末日危难中的人性,而是生活在此时的人们,他们的集体潜意识如何从一个看似乏味的日常情境中浮现出来,在可见和不可见的临界点,用自身的冲突创造出生活的魔幻现实。

 

作为一个行尸迷,末日信仰者和流行文化的观察者,此拍摄计划受到风靡世界的被定位成“R级”的限制级美剧《行尸走肉》(Walking Dead),以及恐怖冒险游戏《寂静岭》(Silent Hill)影响,行尸在其中被表述为脑海无物,精神无存, 徒具皮囊的嗜血妖孽,但在我的想象中,终究有些片刻,一丝“闪念”似回光返照般刺入他们仅存的意识空隙, 他们突然被唤醒, 面露平静,表现出悲悯。我们再也难以区别哪些是真正的侵袭者与被侵袭者,该同情受害者还是凶手?血肉模糊之躯在翻滚,嗜血者的欲望正来自他们的前生往世,而血,只是为了抹去在日复一日的日常中所留下的伤痕。

 

北京,作为最大版图的超现实主义政治中心,重度污浊的空气让城市仿佛堕入网络游戏“迷雾”,它看来正好适合被最符合荒蛮与残暴的视觉消费与最好莱坞式的流行想象进行清洗。我想象一些人形异物出现在北京郊外的一片野树林里,从一些在树林里莫名被袭击的事件开始,我们开始进入一个和中国的现实正在发生重叠的魔幻情景剧。

 

这个影片重点刻画的是“异现实”部分,一如人们所生活在的那个同质化的世界,在不同层次、阶层之间参与某种未经协商的共谋、密谋,他们生产制造出某种传染病毒的同时,又吞噬这些病毒,继续衍生新的传染,而总有那么一些坚韧与生猛,善良和悲悯,在生物链最末端的那些草根市民,儿童,老者,大妈,他们安于被命运或权利系统分配的小角色,尽管他们属于绝大部分的“弱者”,但在面对某些“强大”时,却是执拗的勇者,民间智慧,享受弱者的小幸运。

 

这“世”如常是乱世,日日异象,风云残卷,人间地狱。

 

曹斐。。。。  

 

 

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