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无所意图的空间(第一版) ——关于藤本壮介的“镜花园”建筑设计:过程中的研究

返回

cover images

“镜花园”着力于建构一个“田地”,在这里,当代艺术实践、日常生活和以种植为根本的诸种生存实践得以交汇和流动。作为建构的“自然”,“镜花园”透过其中发生的创造性实践,重新追问艺术对生命的“养护”。

“镜花园”的建筑由藤本壮介建筑设计事务所(Sou Fujimoto Architects)设计,由此展开了长达三年(2011至2014)的研究、设计和建造的过程,慢慢地,“镜花园”生长成为一种重返:对人类所面临的平凡的反复中自然生成的空间形态的重返。“镜花园”的空间,总是在你我的相互映照和折射中展开,渐至超越其本身的建筑意图。

《走向无所意图的空间(Towards a Non-intentional Space)》尝试呈现围绕“镜花园”建筑过程中的一些研究和相应的思考。书的题目也暗含了对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走向新建筑 (Towards a New Architecture)》的回应。《巢与穴(Nest or Cave)》(收录到藤本壮介早期的重要著作《原始之未来》)一文,可以说是了解藤本建筑思想的重要入口,藤本通过比较以柯布西耶为原型的“巢型屋”和他认为的更为原生状态的“穴型屋”,想象出“原始之未来”的图景:一种重回根源的建筑形态。

“人类活动的场所及生活的场所等实际又是如何开端?我渐渐对无关于时间的建筑的根源性产生兴趣。”对于藤本壮介来说,“巢穴之辩”并非意在厚此薄彼,而是从一个更宽广的角度回应了当代建筑与现代建筑所面临的关联性以及人类生存的不同境况,这也许是柯布西耶和藤本壮介,以及生活在不同时代的建筑师都试图触及的人类居住的根源。

1 2 3 4 5 6

[本书目录]

序:遗弃之地
荒园(现在)
为什么我们凝视植物?
不见不建
临时性住所
村与城
无土之树与漂流的土地
一扇通往日落的门
从符号学到能量学
给麦田守望者的一封信
园林等待
(吸一口气,身体内部便触摸到地球的一小部分)
石与稻
如果有一片土壤
对话禅园
那些超越我们意图的空间
语言与建筑
耕作建筑
模型与现实
相忘于山水
后记:重返

[本书内容节选]

对话禅园

F 04 Sou in the Garden副本          照片来源:胡昉& Vitamin Archive

藤本壮介:如果只是站在庭园旁(而不能进入),不免会有点失望之感。但如果你和它保持一定距离,确实会看到截然不同的风景。

胡昉:距离可以创造出超越物理空间的感受。有趣的是,身体的参与也会产生距离之感,以不同形式进入空间都会涉及到对感知不同层面的训练。

禅园风景的元素更多围绕着日常禅修的轴心。每天与环境相互观照,用以观察内心的变幻;而枯山水本身具有超越现实时空的作用,给予另一种洞见时空的角度,整个空间从而具有抽象的精神气质。上次到访的时候我看见一些年轻僧侣在正午烈日下在庭园中除草,这种日常功课不仅是为着维护庭园的良好状态,更是让意识保持敏锐的途径。禅园让整个物理环境最终与精神的修行融为一体。

藤本:是的,如果将打扫当作日常实践,你将会对人生的改变特别敏感。

胡昉:这里似乎也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在亚洲情境下文化机构的一个模型,禅园是一个进行文化研习的机构,它是日常感知练习的场所,同时也是对尘世的转换。我想,禅园曾经是生动的日常空间,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成为旅游景点,在这个“人为建构的自然”中,曾经发生过很多重大的关于哲学和文化的讨论,这个空间本身不断在生成和转化成探讨生存意义的媒介。

这次寻访,令人感受深刻的还在于,禅园从来不是一个单一性的空间,而更多时候,是一个整体性的空间群组,里面包含有不同概念的禅园,它们各自拥有自已的感知切入点和抽象性,建筑和庭园紧密结合在一起,从结构上来看,没有“庭园为外”和“房子为内”的分隔。

藤本:我相信某种环境的丰富层次会超越个人的意愿,因为它有它的文化背景,也有围绕着它的日常生活和实践。所有生存系统和相关的技术,历史上一直都有着不可分的关系,这是我个人特别惊叹的一个美妙的融合。相对于这种融合,强调程序的当代建筑看上去可能有点过于单薄,而且,越是思考程序,越可能流于表面。身处这里的园林,能感受到万物有条不紊的浑然一体。满怀好奇,我思索文化如何可以像屋檐交错的状态那样共存。这些元素一直吸引着我去探索,尽管,我们还是可以去区分:这是“建筑部分”,那是“庭园部分”,但整体而言,它是非常神奇的,它和我们今天对建筑的理解全然不同。

(对话于从京都回东京的新干线列车,2013年7月31日)

选自《走向无所意图的空间》,观心亭,2015,第101-102页

点击 这个店 | The Shop 可直接选购